当前位置: > 注册送体验金可提款 >

出了社会反社会

发布时间:70-01-01 08:00

最近社会系的老师大出风头,除了他们学富五车,懂得世界上的各种批驳理论,熟习历史上的各种政权以及可能批评的角度之外,他们的高徒带起了台湾的反服贸运动,大声说出台湾谢绝跟全世界最大市场关税开放,这在岛内引起许多年青人附和,在国外也让许多人迷惑,很好奇台湾人在想什么?大家都想争取自由,为什么有人会反对政府给他们更大的经济自在?

我去听了多少场会议,社会学系的老师很有使命感,认为本人是知识分子。常识分子的任务就是帮少数弱势讲话,这很让人冲动。但我听不懂的是,难道帮多数人谋福利的人就不是常识分子了吗?我觉得弱势应该要照料,但应当是先操纵慷慨向,而后辅助安顿他们,而不是喧宾夺主,让全部国家向弱势看齐!这绝对不是「照顾」的方法,恐怕也不能有任何发展。

社会学家还有一种浪漫情怀,拿出一些著名的话,以为只有从自己嘴中讲出来,自己就代表正义!然而那些话诚然感人,可是自己谈话的情境和历史情境差的十万八千里。但社会学家不论,就是照着历史课本,自己部署角色:见解跟我不同的全体是反派人物,看法和我一样的通通都是正义化身,这样还能沟通吗?他们大辣辣地批评经济学者基于假设建立实际未必牢固;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实践是基于想像,这可依附之处在那儿呢?

这些社会学家会带点骄傲地否定不能接收现有经济方式运作之下的因果关系,无穷放大自己对中国的恐惧与恶感,认为和中国有关的必定要排斥拒绝。听了政府露面说在开放过程中会做甚么治理,只是冷冷地问说:与其花那么多精力,还不如不要开放?我听了还真想问他:你会认为读书要花那么多精神,还不如不要读吗?盖铁路须要花钱吃力,还得有一套新的交通规则,因此不要铁路吗?

台湾不前提采用这样狂妄的姿态跟中国对破,咱们应该多树立自己跟别人交友人的条件,面对中国确切有很多处所要警惕,但透过政府总比个人私下偷偷摸摸去好吧!奇异的是,良多人名义上反中国,但自己却已经去那儿好几次,拓展生意、学术交换、旅行......。我不晓得为什么他们自己暗里跑那么勤快,但却严词拦截政府的相关政策。

我倡导趁着当初台湾还有点条件可能去影响别人,赶快把持机会介绍中国人那些丧失已久的传统道德观点,中国假如道德感强一点,这对台湾、对全世界都很好,娱乐城体验金可提款,当然也对中国自己好。但话说回来,在影响别人之前,咱们也该先做到,想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反求诸己」这些古训。这些话是不能让你热血磅礴,是不会让你到处出人头地看人不悦目,但却是安身的好所在。你自己做到,娱乐城体验金可提款,也影响四处的人做到,别人就会对你尊敬。你周遭的人也做到,那你真的是大福分。我认为这真的是本钱最低的好生意。不过这所有,如果等到台湾自己也经济消退没影响力,到时谈话可有可无,那也真的无可奈何,只能任一个专横的强邻宰割了!

以前我听到一位社会学系毕业的共事说,他们教养在检查说:社会系学生毕业之后最反社会,结果反而被社会排挤,因此社会学系的老师还在想应该怎么改变教导,让自己学生更受欢迎,为社会所接受。这在多少年前我还当笑话听。当初则知道他们不改变太多,还是抓到一些小地方就无限放大无情批评,这些年来教养的转变可能只是让学生口才更好,因而得以吸引无知者盲从,让全部台湾年轻人都热衷反社会,娱乐城体验金可提款。但怎么谋取多数人的福利,让社会发展更好呢?负疚!这个问题完整不在他们的思考当中。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娱乐城体验金可提款 版权所有 ©